卡卡卡卡卡卡住了米尔

无题【二】

  只不过是擦肩而过而已,为何?也许只是命运作怪。

“在下心悦你。”大街上,人群来来往往,熙熙攘攘,却都因为稷下三贤的一句心悦而议论纷纷。“这。。。”注意到身边的人,往日潇洒的青莲剑仙也如此的狼狈,“其余亦可。”

  是太草率了吧,以至于现在的错,也不是错,都是子休的自作多情啊,太白今天也是不在家啊,太白为什么不在家呢,太白怎么还不回来,太白在外面干什么呢,躺在鲲身上,轻轻的晃动使困意阵阵袭来,梦里,栗色头发,一袭白衣,是太白吧,拥抱自己的,也是太白吧,太白,充斥大脑的,都是太白吧,多么真实又多么虚渺。

  想让太白注意到我,想让太白更多的心悦我,想拥有太白更多一点,要是自己受伤了,太白会更加关心我吧,只要自己快死了,太白也会注意到我吧。

  刀片划在身上的感觉真的很疼啊,不过这样就不会难受了吧,心脏有点疼,但是只要身上疼过心上,就没事了吧,仅仅是刀片,太白是不会注意到的吧,不对,他是青莲剑仙,会的吧,会的,也许吧,刀片是不够的吧,起身撞向了墙壁,好疼啊,鲲?你在干什么?哀嚎声想起,主人此时却不知言语,什么东西糊住了眼睛,啊。。。是血啊,颤抖着双手,却好开心啊,终于做到了,这样会让他注意到吧,太白我做到了,太白这样你就会更加喜欢我吧。

  为什么会在床上,身边的人来回走动,围巾遮住了大半张脸,越人?我这是,摸了摸头,原来是越人帮我治疗好的啊,为什么啊,为什么要帮我,好不容易才下决心的,“子休你醒了?鲲撞开了我家门,领我到此地。”是鲲啊,为什么你也不懂我的意思,这些人为什么要帮我,“为什么要帮我。”没有回答,就算全身酸软无力,也尽了全部气力,却滚下了床,伤口裂开,侵红纱布,用手臂撑起身体,砸碎了药碗,将碎片插入心在所在之处,却被那善恶怪医所制止,“求你,让我受伤。”“不可以。”

  也许是伤心所致,昏死过去,太白,这时候你在哪?太白,子休好想你,为何子休怎样也挽回不了你。

  梦醒,抚摸着伤疤,不禁为自己的愚昧所觉得好笑。






大致就是子休的一厢情愿,太白架不住面子,只能先答应了,但是情会变质,子休有点玻璃心吧,禁不住打击,最后认为只是梦,这些是他认为梦醒之前,梦醒之后发现是真实,这里我设定扁鹊对子休有点爱慕之情。

评论(5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