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卡卡卡卡卡住了米尔

无题【一时的脑洞】

“真的不再挽留了吗?”眼神游走,却游走不到对面人身上。

“都这种时候了,挽留还有什么用呢?”明明是问句,却说得像肯定句啊,有点令人伤心啊。

“但是。。。”我还想再挽留一下,我还放不下。

“没有但是了,就这样吧,再见,子休。”一字一句,毫无保留之情,却不知道下一步需要做些什么,习惯性的拿起酒壶仰头一饮,便大步跨门,离开了对于他们所谓的家,离开了曾经的爱人,离开了自认为的归属之地。

我该怎么办,我需要做些什么,我能做些什么,哈,我是失败者,我什么都做不了,我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,还记得吗,他所说,只是为了满足你的私心罢了,我只不过是活在别人的欺骗下,却还如此的。。。享受,“子休,其实我一开始就不心悦你,只是,你想,被稷下三贤所心悦,虽李某不在意这些地位人物,但是毕竟你也是有头有脸之人,李某拒绝也难,只得答应在先,话已说明,想必依子休也懂得李某的心意。”真的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啊,子休。。。子休要怎么办。

“是子休的错吧,太白是被众逼迫的吧。”

“子休好伤心啊,都怪太白,不对不对,不是太白的错。”

“像子休这种傻子,世间可能就子休一个人吧。”

“子休好想哭啊,但是子休是没资格哭的吧。”

“子休真的还是喜欢太白啊。”

“子休这种人是没有资格活下去的吧。”

“子休这种傻子死掉算了。”

最后的最后,我已经麻木了,活着亦或是死亡,对于我来说不重要了是吗,长久以来,子休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啊,子休这样岂不是太失稷下三贤之脸面了吗?之后会发生什么呢,子休也不能预知。。。


评论(2)

热度(14)